梅列区京东白条套现

编辑:强烈推荐!
2017-4-15 20:18:58来源于:强烈推荐!
分享:
梅列区京东白条套现_唯一客服[QQ:80560190] 丨花呗丨京东白条 丨任性付丨套现提现_品牌认证_专业诚信靠谱_支持全国
唯一客服[QQ:80560190]   丨花呗丨京东白条 丨任性付丨套现提现_品牌认证_专业诚信靠谱_支持全国

  无房个人想买还得全款

  是的,你没看错,个人不能购买在建在售商住房了。

  是的,你没理解错,就是我们前几天反复说不限购、贷款几次都不算做二套房的“商住房”。

  如果你不知道自己买的是不是商住房,赶紧回去翻翻你的房产证,上面规划用途写的是不是住宅?如果是商业或者办公,那么你可能又被调控了。

中新社发 赵天奇 作中新社发 赵天奇 作

  北京商住房新政

  一、商业、办公类项目(以下简称商办类项目)应当严格按照规划用途开发、建设、销售、使用,未经批准,不得擅自改变为居住等用途。

  二、开发企业新报建商办类项目,最小分割单元不得低于500平米;不符合要求的,规划部门不予批准。

  三、开发企业新建的商办类项目,应当按照批准的规划用途建设、销售,违反规定的,规划国土、住建部门依法处理。

  四、开发企业在建(含在售)商办类项目,销售对象应当是合法登记的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购买商办类项目的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不得将房屋作为居住使用,再次出售时,应当出售给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

  五、本公告执行之前,已销售的商办类项目再次上市出售时,可出售给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也可出售给个人,个人购买应当符合下列条件:

  1、名下在京无住房和商办类房产记录的。

  2、在申请购买之日起,在京已连续五年缴纳社会保险或者连续五年缴纳个人所得税。

  六、对规划用途为商办类的房屋,中介机构不得以任何方式宣传房屋可以用于居住。对违规代理商办类房屋销售或者虚假宣传商办类房屋居住用途的中介机构,依法注销机构备案,直至吊销营业执照。

  七、商业银行暂停对个人购买商办类项目的个人购房贷款。

  八、本公告发布之日起,开发企业将新开工的商办类项目违规改为居住用途的,一经查实,规划国土部门依法收回土地,商业银行对该企业在本市所有项目暂停授信。

  九、开发企业、中介机构违反本公告依法受到处理的处罚信息纳入本市企业信用信息系统。

  本公告自发布之日起执行,与本公告不符的,按本公告执行。

  2017年3月26日

  政策“致命一击”?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这次政策对北京楼市来说可以说是历史最重磅调控。

  政策出台后,目前市场在售的商办类物业将只能销售给企业。但企业持有和购买、再转让将有非常高的税费成本。

  此外,已经入市的商办类项目,也就是过去多年已经被交易的二手商办公寓,也全部被严格调控,这是历史第一次。

  政策规定,虽然可以销售给个人,但必须符合在京无房且有连续社保或者个税,而且商业银行暂停对个人购买商办类项目的个人购房贷款。这也就是说,北京的二手房公寓,购买条件将比住宅更严格。有钱有资格的,谁会再选择40-50年产权的商住房?买了商住房的小伙伴,多半已经哭晕在厕所。

  张大伟表示,目前市场上,商办类物业大约有50-60%是直接销售给个人的类居住项目,另外还有40%左右的办公类产品。在此背景下,商住房市场成交有可能出现50%以上的跌幅,未来如果持续严格执行,商住房价或将有30%以上的跌幅。

  中国房地产业协会法务部主任、调解中心主任康俊亮告诉国是直通车,除了价格下跌外,短期内,商住房的租金也有可能走低,因为缺少购房者接盘,卖不出去,将会有更多商住房源进入租赁市场。

中新社发 周长国 摄中新社发 周长国 摄

  什么是商住房?

  商住房(公寓)说白了就是本应用于开发写字楼或者商铺的地块,但开发商把它做成了住宅。所以商住房一般是商业用水,商业用电,不通燃气。

  康俊亮表示,对房子来说,其实并没有商住的概念。市场上所谓的商住房,土地性质100%是商办类,房子也是100%商办用途,只是开发商根据住宅的样子来设计。

  尤其是近年来,住宅市场火爆,在北京、上海等地,住宅限购,所以很多开发商把以前商业用地开发成了一种“商品房”,按住宅的标准出售给个人。由于商住房实际是商办项目,所以不受住宅限购的限制。理论上来说,只要有条件,买多少套,贷多少次款都是可以的。

  张大伟指出,“商改住”一般不能落户,不能使用学区等住宅配套。在购买时,首付款跟商办物业一样,需要50%首付10年贷款期,且用不了公积金,不计算住宅贷款次数。另需要注意的是,“商住”改变的只是建筑形式及使用功能,用地的规划性质是不会改变的,所以产权还是40年或者50年的。

  商住房市场有多大?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指出,北京商住房的市场规模总体处于扩大的态势。2016年北京酒店式公寓的供应套数为41739套,创下了历史新高。

  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从2016年开始,到2017年3月23日,北京所有居住功能属性物业(包括商住公寓、别墅、自住型商品住房和普通住宅),合计成交90112套,其中商住类公寓接近5万套,占比大约为54.7%。

  而且商住公寓的套均总价不断上升。据统计,去年以来,北京普通住宅平均单套467万元,自住房平均162万元,商住公寓平均202万元,别墅平均1086万元。

  为啥商住那么火?张大伟指出,2008年之前,北京的商办公寓基本没有成规模的市场。因为当时房价绝对值低,而且商办也面临配套、得房率等先天缺点。但楼市调控,特别是2011年限购后,土地供应结构出现了变化,即使在住宅土地中,也配套了大量的公建类物业。

  土地供应量较大,加之住宅限购,不难理解资金为何流向商住领域。一般计算,商业地块楼面价是同区域住宅楼面价的一半左右,而且不具备住宅的配套,所以其一般市场价是同区域商品房住宅价格的50-60%,而且不限购。

  易居数据显示,2016年北京普通住宅销售套数为50462套,而酒店式公寓销售套数则为62844套。这也是近十年首次出现酒店式公寓销售好于普通住宅的现象。这说明房价上涨的情况下,恐慌性购房需求增加。2017年前两月,北京酒店式公寓售价与2016年全年相比,上涨了53%。

中新社发 安东 摄中新社发 安东 摄

  房价不跌调控不止?

  在3月17日的“认房认贷”政策出台后,不到10天时间,北京房地产市场已经出现多次调控:离婚一年贷款买房算二套、贷款最高年限不超过25年、首套房贷折扣降至九五折、整顿中介市场等。这一次的政策重磅升级,让北京处于全国最严格调控的城市之列,其他城市很可能开始新一轮全面封堵商住政策潮。

  康俊亮指出,这一系列政策之后,对地方政府的痛苦程度不啻于“自断臂膀”,新房卡预售、二手房成交下降、商住房限购等将会带来大量的税费损失,更不用说“卖地”收入是不少地方财政的主要来源之一。但现在对于北京等城市来说,政府放在第一位考虑的是控制房价和人口疏解,不再是财政收入。(庞无忌)

  共享自行车进高校已不是什么稀奇事,但在最近,中国传媒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的不少学生发现,校园里新增了新的共享交通工作——共享电动车。相较自行车,电动车车身重、行驶速度快,用户如不具备一定驾驶能力,容易发生交通事故。那么,在人口密度大、道路狭窄的校园内,学生骑行共享电动车是否存安全隐患?学生如在骑行中出事故,应由谁担责?学校是否会对共享电动车进行管理?北京青年报记者进行了探访和调查。

  探访

  校内外摆满共享电动车 学生骑行有安全隐患

  日前,北青报记者来到中国传媒大学进行探访。学校的图书馆、教学楼、学生宿舍等地方都摆有几辆共享电动车。这些电动车有荧光绿、橙色两种颜色,车座后面贴着二维码牌,车尾部挂有牌照。

  用户用手机扫描二维码,注册账号、填写身份证、拍摄人脸照片后交229元押金就可使用车。页面显示,电动车采取时间、公里数双重计价的方法计算,0.1元/分钟加上0.18/公里,最低收费2元1次。

  上、下学是学生们使用共享交通工具的高峰时期。中午11点半,北青报记者在该校西门看到,两个女生骑着共享电动车从校内出来,有一个女孩的车后座还搭载了一个女生,两人骑向校外的女生宿舍中蓝公寓。下午1点15分,学生们都赶往教学楼上课,学校主干道白杨路上的机动车行驶区域内,挤满了汽车、共享车,显得十分拥挤,稍不留意,就有可能出现挤碰。

  “你看,白杨路的机动车行驶区域加上两旁的人行道大概只有8米宽,特别窄。骑自行车还好,骑电动车就危险多了。”中传一位学生说,他刚开始看到共享电动车时十分好奇,扫码下载过APP,但担心安全就未实际使用过。

  北青报记者观察发现,该款共享电动车显示屏上只显示电量,没有时速显示。依据《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规定,电动自行车设计最高时速不得超过20公里。由于没有时速提示,学生骑行时需自行控制好速度,不宜在拥挤的校园内骑行过快。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长期关注共享车问题。他认为,相较自行车,电动车速度快、车身重,使用者不熟练或不经常骑的话,骑行会有安全隐患。“共享电动车的使用是没有门槛的,只要装上相应软件交上押金就可以。不排除有人根本不会骑电动车而使用电动车,这比较危险。”

  调查

  学校禁止外卖电动车入教学区

  对共享电动车无规定

  在白杨路边的一个保安亭玻璃上,北青报记者看到一则《通知》。该《通知》规定,凡是送外卖的车辆,一律禁止入校,落款日期是去年11月21日。有学生解释说,送外卖的电动车只能在学校主干道上行驶,而不能进入教学区域。

  但是,北青报记者看到,当有学生骑共享电动车进入教学区域时,保安并未阻拦。一位保安说:“学校只规定不让外卖电动车进去,没规定学生骑电动车也不能进,这都得看学校规定。”

  共享电动车因车不合规 更换过一次产品

  自从2月底,校内出现共享电动车后,该校大一学生小尹就一直关注此事。他发现,同一品牌的共享电动车因车不合相关规定,在近期更换过一次产品。

  北青报记者在校内家属区发现了两辆未被收走的最初版电动车,车身上布满了灰尘。仔细观察,这些车确实存在不少问题。比如,车没有脚蹬,后视镜被拆除,并不满足我国《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所提到的“电动自行车必须具有良好的脚踏骑行功能”的条件。此外,车尾只挂着企业自制的代码牌,没有合法牌照。

  当时,这批车无法使用。在3月上旬,这家企业收走不合规的电动车,又重新投入一批改造后的电动车,学生可正常使用。相较此前,这批车的车身轻了不少,新增了脚踏板,车尾挂有牌照。

  针对产品更换问题,该企业工作人员回应,最初投放在校的电动车确实不符合北京市对电动车的管理要求,但他们近日投放的车满足相关要求,并合法上了牌照。就学生关心的安全问题,工作人员则称,公司给车购买了保险,发生交通事故时最多有50000元的人身赔偿。

  追问

  学生骑共享电动车出事故,谁担责?

  目前,学生在享受共享电动车便利的同时,更为担心安全问题。

  那么,学生骑共享电动车发生事故,谁来担责?中传文法学部法律系一位老师在接受该校学生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属于道路安全上的危险(例如撞人或者被撞),就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中的原则,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责任;如果是因为电动车本身的故障导致刹车失灵等安全事故,则由电动车生产厂家承担产品质量责任;如果是由于道路问题,例如井盖没盖,骑车人掉进去了,则由井盖所属的单位负责。“通俗地说,就是谁撞的,谁负责;谁的过错,谁负责。”

  回应

  学校会探索合理管理方式

  中国传媒大学保卫处处长秦自生表示,学校已注意到行驶在校内的共享自行车和电动车,目前只是不允许共享车在校园内集中投放,未作其他规定。“电动车速度快,而学校人口密度大、道路窄,骑行起来有一定危险。学校不提倡学生骑共享电动车。”秦自生说。

  学校为何禁止送外卖电动车进入教学区域,对共享电动车没有规定呢?秦自生说,据他观察,学校内骑共享电动车的学生很少,此外,共享车属于新生事物,政府、企业都在探索管理模式,学校也会听从学生建议,探索合理的管理方法,“我们希望学生在便利出行的同时,能够注意自身安全。骑完车后也能摆放好车,维护好校园环境。”

  内存

  多地叫停共享电动车

  据相关新闻报道,投放在中传的共享电动车品牌早在2月14日就出现在海淀街头,刚投放两天,单车的负责人就被海淀区交通支队紧急约谈,要求该公司于2月17日前,将试点投放车辆全部收回。

  此外,还有几家共享电动车企业也被叫停过。1月,7号电单车在深圳上线仅一天,因违反相关条例规定,被深圳市交警局叫停;3月8日,名为“电斑马”的共享电动车由于涉嫌违反《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的多项规定,被北京市朝阳区公安部门约谈,并叫停了该公司的运营行为。

  目前,只有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发布了《南京市促进网约自行车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这是国内首个将电动共享单车写入的管理规范。里面明确将电动自行车列入共享单车范围,主要从政府责任、平台责任和使用者三方面进行了相关规定。文并图/本报记者 李梦婷

  通讯员 中国传媒大学“新传时报”学生记者

  尹伯昊 王琪东 蒲禹江 杨子凌 熊隽晗

分享:
相关阅读
多元化 生态园 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