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市京东白条取现

编辑:上虞新闻网
2017-4-15 9:23:45来源于:上虞新闻网
分享:
绥化市京东白条取现_唯一客服[QQ:80560190] 丨花呗丨京东白条 丨任性付丨套现提现_品牌认证_专业诚信靠谱_支持全国
唯一客服[QQ:80560190]   丨花呗丨京东白条 丨任性付丨套现提现_品牌认证_专业诚信靠谱_支持全国

深圳麦可斯车业公司厂房内,工人们正在流水线上快马加鞭地组装ofo自行车。 深圳晚报实习记者 吴洁 摄

 

共享单车“激活”传统制造

有人增资扩产接单到手软有人担忧泡沫

薛家明清楚地记得,在谈合作的过程中,ofo多次重申两大诉求:品质和速度。即在保证品质的前提下,生产速度越快越好,产量越大越好。

在生产共享单车之前,麦可斯在深圳的工厂只有一条生产线,每月产量只有5000辆左右。如今,麦可斯的产量正以10倍的速度增长。

 

深圳新闻网讯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厂万坊皆“造车”。自去年共享单车的来临和竞争逐渐进入白热化阶段,共享单车的“造车”战火也一路从北方迅速燃烧到南方,从大型企业延伸到中小型厂家以及零配件供应商。

在这场自行车行业的变革中,共享单车除了对产业链末端的冲击,也在重塑行业上游的格局。有厂家一度接单应接不暇,扩展生产线;有厂家看着火热的市场,主动出击寻找订单,以期加入“造车”大军;也有厂家在迷茫地观望,不知所措。

一场“激活”传统车企的盛宴

2月24日,深圳市光明新区铁塔工业园区的一间厂房里,灯火通明。深圳市麦可斯车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麦可斯”)的生产线正在徐徐运转。流水线上的工人忙碌地处理着共享单车的组装工序。

从安装车前叉、车把、手刹……到最后的调试,历经20多道工序,原本一件件零散的配件在不到半个小时内,便化身为一辆辆颜色鲜黄的ofo共享单车。

这正是麦可斯正式投产ofo共享单车的第一天。这批单车将在当天运往东莞进行投放使用,加入共享单车市场的数量争夺战中。

在共享单车发展热潮的初级阶段,单车覆盖城市数与覆盖率成了竞争的关键所在。在一定程度上,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投放更多的共享单车,谁便可以抢得市场先机。自然而然,在这场争夺战中,传统自行车厂家成为了共享单车战场后方的“军火工厂”,也给自行车行业带来一场新的发展变革。

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以天津地区生产共享单车为主的产能,已然满足不了共享单车在各城市的投放速度。共享单车的生产战线逐步从北方,一路燃烧到了南方的各个传统自行车厂中。在这场共享经济的狂欢中,深圳传统自行车厂也宣布了入局计划。

麦可斯便是深圳市加入共享单车热潮中的其中一家。作为麦可斯的董事长,薛家明真切地感到,一场狂欢的“造车”热潮已经拉开帷幕。而这一切,得从共享单车纷纷布局市场说起。

2017年,多家共享单车纷纷提出投放百万辆的年度计划,其中ofo从1月12日到1月22日,更是以“一天一城”的速度在10天内进入11座城市。不仅如此,摩拜、优拜、小鸣、小蓝等多家共享单车企业也均有着不同程度的自行车需求量,布局共享单车市场。

事实上,这样的布局只是一个开始。在以摩拜和ofo为行业龙头等20余家共享单车的竞争中,没有人敢停歇半步。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ofo来到了麦可斯考察,寻找生产厂家合作。

经过一个多月的洽谈,双方初步达成了20万的订单。薛家明清楚地记得,在谈合作的过程中,ofo多次重申两大诉求:品质和速度。即在保证单车品质的前提下,生产速度越快越好,产量越大越好。

原本,麦可斯是深圳市一家以生产高档山地车为主的传统自行车厂家,经营着自主品牌自行车。在生产共享单车之前,麦可斯在深圳的工厂只有一条生产线,大约3000多平方米,每月产量只有5000辆左右。如今,麦可斯的产量却正以10倍的速度增长着。

就这样,共享单车的热潮,在深圳麦可斯上演着一场管中窥豹的裂变,席卷中国自行车行业中整个产业链。

最近,“弹性离校”成为广受关注的一个热词。先是南京吃了第一口“螃蟹”,自2017年春季学期开始,全市所有公办、民办小学从每学期开学第二周起实行“弹性离校”;后有西安60所小学试点“弹性离校”,预计9月在全市小学铺开。两地推行的“弹性离校”,都有专项财政经费支撑,学生参与一律自愿、免费。

“弹性离校”,旨在解决“四点半难题”,即“孩子放学后、家长下班前”的接送和监管问题。孩子放学与家长下班之间两三个小时的“时差”,让很多为人父母者无奈、心焦:自力更生、“忙里偷闲”难免疲于奔命,放弃工作、全职照管又怕断了口粮,让老一辈“披挂上阵”、再上“前线”总是于心不忍……孩子放学后谁去接、接去哪、谁看管,成为很多“上班族”父母的大难题。实行“弹性离校”,为小学生免费提供延时照顾服务,不仅能够有效弥合“孩子放学”和“大人下班”之间的“断档”,而且可以让孩子放学后有地可去、有事可做,可谓是一件贴心的大好事。

好事如何办好,是“弹性离校”本身面临的大问题。其实,“弹性离校”并不新鲜。早在2013年,南京就曾试行“弹性离校”,但由于人力不足、资金短缺、安全隐患诸原因,最后“无疾而终”。如今,南京、西安从制度安排、经费支撑上发力,让人们对“弹性离校”有了更多期待。不过,从目前南京、西安的情况来看,“弹性离校”还有不少问题待解。比如,“弹性离校”到底有多“弹”,离校时间原则上不超过18点能否达到方便家长的初衷?每所学校对“弹性离校”的承载量有限,参与人数过多学校怎么办?设置“一刀切”的门槛家长不乐意,“家长随到随接”“想留就留想走就走”的模式学校又受不了,如此两难境地如何走出?“弹性离校”是无偿服务,“弹性时间”内孩子出了事,应当由谁来负责?“弹性离校”的背后是课后服务,若学校服务不到位,导致孩子时间空耗,家长该找谁说理去?“弹性时间”都过了,家长却迟迟不来,学校该如何是好……

要把“弹性离校”办好,看来还得花不少心思。绝不能这边让家长松了口气,那边却让学校神经一直紧绷。只有把学校和家长之间的那点事都厘清了,“弹性离校”的好处才能释放出来,孩子才可得到更好的照顾服务。(深圳特区报评论员)

分享:
相关阅读
多元化 生态园 定制